引子── 第三章 SMASH 碎

佈滿彈孔的粉紅色木門敞開,一本本故事書散落在地上。

窗戶被打破,僅剩的窗框脆弱的嵌在牆上,窗簾隨著夜晚的涼風飄著,而原本堆疊在書桌上的畫紙也被風吹得散落一地。房裡沒有攻擊者的身影,沒有女孩的蹤跡,沒有任何東西,直到我聽見了那小小的啜泣聲……

我走近床邊一看,女孩害怕的縮在角落發抖,手婉上有明顯的抓痕,而額頭上則有一處像是被尖硬物打中的瘀青。

「寶貝是我,是媽咪,不要怕,媽咪回來了。」

我蹲下來心疼的摟住她,但顫抖的聲音裡卻充滿憤怒,這股憤怒讓我有了想盡情殺戮的衝動。這股衝動,很熟悉…… 

突然,一道黑影從我身邊閃過,背上傳來被槍管抵住的冰冷。

「不准動。」一道強而有力的女聲從耳後傳來。我將雙手舉平,緩緩站起身,表示投降之意。

女孩瑟縮在角落,滿臉淚痕的看了看我,看了看我身後。「別擔心。」我用嘴型向她示意。

「轉過來,把身上的武器放下」脅持者命令的對我說到。

我照著指示轉過身把掛在腰際的手槍拿出,丟在地上往旁邊踢,踢進了床底。解開掛著的鐵鍊,拿出口袋裡的飛鏢,靴子裡的匕首,將所有武器都丟在地上,讓脅持者覺得我不會構成危險,這正是我的好機會。

等我卸下裝備後才看清原來脅持者是個全身黑衣且用黑色薄紗蒙面的金髮女子,右手舉著一把手槍,身高大約165公分和我差不多,徒手解決她應該不是問題。我在心裡默默盤算著。 

脅持者在我看似手無寸鐵的情況下鬆懈了下來,我把握機會抬起鞋跟使勁的朝脅持者手腕一踢。喀擦一聲,骨頭承受不了重擊應聲斷裂,手槍隨之往牆角飛去。我向前準備往脅持者的腹部補上一拳時,她猛然蹲下,用力抓住我的腳,一扭,用力往旁推。我一個重心不穩,直直往書桌桌角撞去。一股怒氣讓我忽略掉腹部傳來的陣陣抽痛,我爬起身來,拿起檯燈往金髮女子身上砸去。她連忙用雙手擋掉檯燈碎片,而我往前撲了上去。

我壓在金髮女子身上,膝蓋頂住她的胸骨,雙手在那頸子上不斷施加壓力,我一定要親手送傷害我女兒的人下地獄。雖然她的臉因為缺氧而發紅但她仍舊死命的掙扎。

在金髮女子的反抗漸漸微弱,我的雙手一鬆,突然她從地上摸了一片檯燈燈罩的碎片,用力的刺進我的大腿。我倒抽了一口氣,隨即鬆手。她用力的把我往旁一推,那股暈眩般的疼痛感直衝腦門讓我無力的摔向地面。

暗紅色的鮮血浸溼了褲子,不斷從壓住傷口的指縫中噴出,必定是傷到肌肉組織了,我心想。 

「起來。」金髮女子走向床邊把那縮在一旁的女孩一把抓起。

「不要。」我想發出點什麼聲音制止她,不過聽到的卻只是一陣痛苦的嗚咽聲。腿上的傷口痛得讓我想尖叫,但我知道我現在需要的是堅強。

金髮女子沒聽見我的聲音,仍舊不斷的拉扯著瘋狂尖叫的女孩。在我無計可施時,我看到了床底的手槍,那把原本我掛在腰際上的手槍。我的心中再次重新燃起了一股奮戰的希望。 

奮戰的慾望讓腎上腺素在我體內起了作用,讓我得以吃力的站起,拖著不斷流血且仍隱隱作痛的左腳。我緊握那把能救我們母女性命的武器,瞄準仍粗魯制止我那不斷掙扎女孩的女人。

「喀咑。」手槍上膛,房間安靜了下來,女孩停止尖叫,金髮女子也不再發出咒罵聲。金髮女子轉身,接著用在冷酷不過的語氣質問我。

「妳以為對我開槍就能結束這一切嗎?

我知道我不能,但我仍然不想承認,我不想承認這個我逃避已久的事實。 

「我以前就警告過妳,6年前的那個決定會取決妳、麥可和丹尼爾一輩子的生活。但妳就是不聽。」

金髮女子冷冰的語氣中似乎增添了一絲人性的溫度。 

她怎麼會知道那件事,這件事只有麥可知道阿,難道「妳是南希?」不確定的語氣從我口中流出。

「我是誰不重要,那些都已經過去了。不管之前我們的交情多麼要好,現在的我只是個想盡快完成任務的探員而已。」

金髮女子無情的將頭撇向一旁。

那雙熟悉有神的灰褐色雙眼,和那蒙上一層薄紗的臉龐,讓我確定,她就是我想的那個人,那個從警校畢業就在一起工作的姐妹搭檔。

當我想說點什麼時,南希開口「趁現在妳還有一次選擇的機會,做出正確的決定吧。現在還來得及鬆手,若在遲疑下去,我也幫不了妳。」 

「南希,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放手的,畢竟她也是我的女兒阿。」

看著我以往的搭檔和縮在角落淚眼汪汪看著我的寶貝女兒,這讓我的決心有所動搖。

「菲妮,不是妳的女兒。是個極具危險性的東西,就像是一顆未爆彈。」南希狠狠的對我說到。

「不,你沒有看到她成長的過程,一切都是那麼的正常,那麼的普通,就跟丹尼爾沒兩樣我極力辯駁的希望她能相信我,雖然我並沒有說出所有的事實。 

「不要在欺騙自己了,我都已經知道實情。已經在轉變了,妳不可能不知道的。」

南希一把抓起女孩,一隻手固定住她的臉防止她的掙扎,另一隻手伸向她的左眼瞳孔,拔起薄薄一層的瞳孔變色片。

原本一對海水藍的雙眼,在拔下變色片後,左眼瞳孔中出現一團詭異的金色漩渦轉著轉,在女孩童稚的臉上呈現出毫不搭調的鬼魅魔力。 

「好美,多麼令人著迷的瞳孔。」

突然南希有如著魔般的望著女孩眼裡那團金色漩渦,那敬畏的眼神有如一隻極力效忠主人的獵犬般。但當南希的視線微微一偏,那股鬼魅般的力量便瞬間消失了。南希急忙轉過頭面向我,努力不和女孩的視線再有任何交集。

「天殺的,沒想到還只是個幼體,力量卻已如此嚇人。」南希低頭自語。我第一次察覺女孩的能力時不比南希的驚訝少,甚至被迷惑的時間還要久,直到麥可把我拉離「它」的視線為止。

不久她便再次抬起頭「菲妮,我已經跟妳說的夠多了,現在妳必須做出決定。選擇我們,我會撤掉樓下的小組,讓妳和妳的家人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又或是妳要選擇,繼續與我們為敵,過著四處逃亡的生活。」

聽著她一字一句說出的事實,我的腦海就像一台幻燈片,閃過了這段日子以來所有的生活片段。警校剛畢業的我和南希成為合作無間的搭檔,破過無數件案子,也陪我度過淚水和歡笑,然而如今卻和我漸行漸遠,甚至成為對立的一方。

接著幻燈片般的腦海出現了女孩的臉龐。那對海水藍的眼睛和可愛的笑容,從在肚子裡的小小胚胎到四處活蹦亂跳的女孩。每天必玩的追逐遊戲,晚上的床邊故事,小綠薄荷糖,這些回憶,都很幸福。

不過……還有一部份藏在內心最深處的記憶。那團詭異的金色漩渦,那股迷惑人心的力量,雖然不強烈但我知道,那股力量一直都在增強…… 

「南希,我還是辦不到。」

我內心仍在掙扎,有部份的我仍渴望著回到過去的生活,但是我放不下手,因為再怎麼說也是我的女兒。

「那我想我們就沒話好說了。」南希再次變回那冰冷的說話語氣。看來她是放棄我了……心裡有種失落的感覺,我失去了一個在了解我不過的人。

「既然妳已經做出你的決定,我也不再多說,但我仍然把帶走。阻止我的人,格殺勿論。」南希說完動手抓起女孩,女孩不斷掙扎尖叫。

「閉嘴,這個天殺的死東西,看來我得先解決這個。」說完南希拿出了一把鋒利的瑞士刀,對準著女孩的左眼,那充滿魔力的瞳孔。

不,我不能讓她這樣下去,她不是我認識的南希了,她只是個一心想完成任務而遮蔽了判斷力的女人。我已經失去了一個重要的人,我不能再失去我的女兒。就在她準備刺下瑞士刀的那瞬間,我扣下了板機。

三發子彈,全射向她的腹部,貫穿了身體。她抬起頭,驚訝的神情全顯示在臉上,她的身體傳來痛楚的抽搐,隨後在女孩面前倒下,永遠無法再次爬起。 

「對不起,南希。」我在心裡道歉。妳問過「妳以為對我開槍就能結束這一切嗎? 

現在我會說「不能,但這會是結束一切的開始」。 


-------------------------------------------------------------------------------------------------


第3篇文和大家見面羅~~~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更新....太愧疚了所以多打一點,再說劇情有大突破!! 

這篇我打的很卡...所以如果有什麼地方不好,請給我點建議~ 

歡迎各種建議,也可以留下看完的想法唷~ (我想要知道各位的看法唷~:D)

下一篇敬請期待~ <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 Tsai 的頭像
Kris Tsai

CHARM EYES 魔魅之眼

Kris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