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第六章 FIGHT 戰

銀色跑車疾駛而過,一股恐懼籠罩著我,就像一層保鮮膜把我包裹的密不通風,就快喘不過氣。

現在的我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我必須回頭警告麥可和丹尼爾,我不能丟下他們獨自和組織對抗,他們的力量太強了,麥可和丹尼爾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況且我不能為了放棄我的家人,即便是我的女兒。

我要回去幫他們,但這個決定也有著極大的風險。

我必須確保女孩的安全,如果她被抓到,那我們所有的努力和她的一生就會化為灰燼。

我猶豫不決,內心的掙扎有如魚刺卡在喉嚨裡,痛苦難耐又不得不想辦法除去。

我知道這場戰我必須去打,不然我們將永遠無法得到救贖。而這場戰我們也必定要獲得勝利,因為我知道,他們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放過我們。

然決然的繫上安全帶,將休旅車掉頭,開回小屋的道路……

我不知道,這樣的決定會毀了我們的一生。

§                      §                     §                     §                     §

小屋就在前方,但我卻提早轉彎將車子駛進屋邊的森林裡。

我熄滅車子的引擎及車燈,森林裡只剩下陣陣蟲鳴聲,安靜得有如這輛車根本不存在。我打開車門,將小女孩從後座帶下車。

「我的甜心,來,在這裡坐好,在這裡等媽咪回來。」我把休旅車的後車廂打開,把女孩抱了上去。

「媽咪妳要去哪裡?不要走掉。」女孩緊抓著我的外套,眼淚從眼角潰堤。

「寶貝聽我說,爹地和哥哥發生了一點事情,所以媽咪要回去幫他們。」

我盡量向女孩解釋,但又試著不讓她知道太多。

「所以別哭,等媽咪找到爹地和哥哥就會回來了,好嗎?」我用大拇指將眼淚從她的臉上擦去。

「保證喔,打勾勾。」女孩一邊吸著鼻涕一邊拉住我的拇指。

「我保證…..媽咪會回來找妳的。」說到這讓我不禁感到鼻酸,因為……我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承諾這項保證……

但我知道回去小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為了以防萬一,我從車裡拿出女孩心愛的畫冊撕下一角,在上面草草寫下一個名字和一串數字。

「如果發生什麼事,記得打這個電話求救!」接著我把紙片折成十元硬幣大小,塞進女孩的上衣口袋裡。

「還有這個。」我從口袋裡拿出一條項鍊,墜子上佈滿密密麻麻的紋路,雕工十分精細,泛著銅褐色的光澤。我將項鍊戴在女孩白皙的頸子上。

「記住,不管我們在不在妳身邊。爹地、媽咪和哥哥永遠都是愛妳的。」

女孩懵懂的向我點頭,但我知道她不明白這些話背後真正的意思。 

「給媽咪抱一下。」我將雙手環住女孩的脖子,緊緊抱著她,把頭埋在那總是散發著薄荷香的髮絲裡。隱忍已久的眼淚不自覺的從我臉頰滑落,我捨不得女孩,我怕我這一去會再也看不到她,我怕我會失守我對她的承諾……

就這樣,感覺我抱了女孩好久好久,這一刻我的心好溫暖、好平靜。 

「媽咪?」女孩疑惑的聲音從我耳邊傳來。

「哦,沒事了。」鬆開女孩前我趕緊抹掉臉上的淚水,不想讓她看到我傷心的樣子。

最後,我拿出瞳孔變色片,幫女孩帶上,讓她臉上又回復那對可愛的深海藍的雙眼,並放了一盒在女孩的背包裡。

「寶貝,在這裡等我。」我對女孩擠出了微笑,接著蓋下後車廂。

從外面看起來,這裡停放的只不過是部空車,一部沒有人的空車,我這才放心的邁開腳步,走向小屋。

§                      §                     §                     §                     §

走在空無一人的小屋裡,沒有麥可,沒有丹尼爾,沒有黑衣人,更沒有跑車的蹤影,只留下屋內一片狼籍。

沒有人,沒有人。這幾個字在我的腦海裡旋繞著,為什麼沒有人? 難道是我來晚了?我走下樓,客廳裡也沒有半個人,廚房也是,直到我走近後院,聽見那質問的聲音。 

「你到底說不說?」令人毛骨悚然的嗓音從後院傳來,我連忙躲在院子玄關旁的門後。

麥可被綑綁在院子裡的樹幹上,身上佈滿鞭子抽過留下的一條條細長傷痕,遠看就像是一朵朵腥紅色的花朵在皮膚上綻放。

「為了菲妮,我是不可能說的。」麥可堅決的意志從語氣中一覽無遺。 

身穿一席黑色連身斗篷的男子走進門縫窄小的視線裡,那毛骨悚然聲音的主人,沒錯就是他,我們心中的夢魘──薩曼。

「不說是吧,看我怎麼讓你痛到跪地求饒。」

薩曼傳出指令,要站在樹下的一名黑衣女子繼續拿著鞭子抽打麥可。麥可緊閉雙眼,痛苦的緊咬著牙關,隨著鞭子每揮下一次,綑綁在樹幹上的身體便傳來一陣抽搐。

「麥可‧維斯你還是不說嗎?好啊,沒關係換用割的,我這個人最喜歡玩遊戲了。」那令人發毛的嗓音說道。

躲在門後,看不見院子的另一邊,我不知道丹尼爾會不會也被綁在另一棵樹上。

當我急著傾身想往前好看清楚另一側時,身後有一隻手把我猛烈一推,讓我重心整個向前,摔下樓梯,滾到了院子的草皮上。

糟糕。我爬起身目光迅速掃過四周,發現身邊沒有任何遮蔽物,這表示我直接暴露在敵人的面前……

「菲妮,妳怎麼……我不是叫妳……」虛弱的麥可還沒說完,接著就被打斷。

「唉呀!稀客稀客。好久不見,維斯太太。」

薩曼用著毛骨悚然的聲音說到,還像紳士般的對我行禮。這樣滑稽的動作,如果不是在這種場面,我可能會笑出聲來。但現在我連下一步該怎麼做,都絲毫沒有頭緒……

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丹尼爾不在這裡。

站在面前那高大的身體,那張永遠帶著一副鐵製骷髏面具的薩曼。沒有人看過面具後的真面目,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

「你到底想要什麼?」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但我的聲帶似乎不怎麼配合。

薩曼高高在上的看著我,骷髏面具上始終散發著一抹詭異的笑容。「那還用說,我要的當然還是。」

「那是不可能的,她是我的女兒。」薩曼的手下全副武裝的站在我身後,以確保薩曼的安全。

「哦,你們一家人的感情可真深厚阿,讓我好感動。」

那原本就令人畏懼的聲音從鐵面具後傳來,讓這音調變得更加深不可測。

「不如,用妳老公的命來換,怎麼樣?」薩曼從他手下的手中拿出一把匕首走向被綁在樹幹上的麥可。已經半陷昏迷的麥可,不可能還承受的了他的折磨,這讓我急的大吼。

「你別想對他怎樣。」我想衝上前,但薩曼的手下隨即用有力的雙手嵌住我的肩膀,讓我無法再前進一步。

「這就看妳到底比較愛妳的老公還是妳的女兒了吧。」

薩曼湊近任他宰割的麥可,將銳利的刀鋒往麥可的前胸刺下,畫下長長的一刀。麥可痛苦的嘶吼著,那聲音直直鑽入我的腦裡,有如一把無形的錐子在我腦裡硬生生的穿出洞,讓我感覺刀鋒如同在我身上切割的痛楚。

「不,不要傷害他。」我聲嘶力竭的朝他喊著。

「這就要看妳的決定了。」薩曼轉過頭,鐵製的骷髏面具在黑夜裡反射著月亮的光芒,既冰冷又殘酷。

刀鋒這次沒入麥可的腹部,在上面畫下極深的一條傷痕。從右腹到左腹,那血肉模糊的肉塊在麥可的腹部搖搖欲墜,只剩一層皮肉組織連著,這讓我反胃的朝地面乾嘔……

我喘息著,想對薩曼大吼,但突然發現──這次麥可一點動靜都沒有,沒有嘶吼,沒有掙扎,甚至連一點抽搐都沒有。難道,難道他……

「不!」我對著麥可大喊著,大到我的肺部有如被撕裂般的痛苦。我全身無力到就快直接癱倒在地上,薩曼手下緊緊禁錮著我肩膀的雙手成了我唯一的支撐點,同時我將右手緩緩伸向黑衣手下的腰際….. 

「沒想到這麼沒用,實在有夠無趣。」薩曼將匕首舉到面具前,享受般的看著鮮血和曾是麥可身上一部分的碎肉從刀鋒滴下,那神情好似面前舉著的只是支不斷滴落草莓果醬的奶油刮刀。

「不過我們還有妳阿,維斯太太。」他突然轉向我,用著輕快的步伐,朝我走來。恐懼一點一滴的侵蝕著我的身體,彷彿打算把我化作一灘血水。

「你找不到她的。我會讓她平安長大。」我直視著鐵骷髏漆黑又深不見底的眼窩。下意識的摸了摸右邊口袋,我已經下定決心這麼做,現在只等待對的時機到來……

「妳就這麼有把握? 只要我想,我可是能把整個世界翻過來找的。」

他將鐵骷髏湊到我的面前,用帶著皮手套的雙手緊緊按著我的肩膀,就像站在他身後的手下一樣,禁錮住我的肩膀,透過骷髏我聞到一股從他口中傳來的腐敗氣味,像是腐爛的碎肉散發出來的惡臭。

「況且我還有妳可以提供我尋找的線索,不是嗎?」他轉身發出一陣令人戰慄的奸笑聲,身穿黑衣的手下站在我身後,但雙手不再抓著我的肩膀限制我的行動。現在,正是我在等待的大好時機。 

「你錯了,我不會提供你任何線索的。」我輕蔑的朝他哼了一聲。我將右手從口袋裡抽出,拿出剛從黑衣手下的腰際偷來的手槍。

「你永遠都不會從我口中問出任何線索,我保證。」

我向他露出一抹勝利的微笑,將手槍舉向自己的太陽穴,扣下板機。

 

永別了,我的寶貝。抱歉我沒能守住承諾,相信妳沒有了我們就可以脫離這場混亂,平安長大。

永別了,丹尼爾。希望你還在這個世界上的某處好好活著。 

 

時間彷彿定格般,我瞧見自己緩緩倒地,眼前一片黑暗,什麼都沒有,我親手結束了菲妮‧維斯混亂的一生……

 

(引子完) 

淺1  

◎薩曼 (Kris自製圖)

-------------------------------------------------------------------------------------------------

第一次在痞客幫和大家見面~ 以後Kris就會定居在此了,雖然很捨不得無名 :((

呼~ 前段總算結束了^^ 相信大家這篇都看得很過癮吧? 3千5百多字喔XD(有史以來最多)

希望大家喜歡~ 一樣歡迎指教 :D

ps.前段故事有改,記得翻回去看喔~ 以防後面看不懂(抱歉造成困擾><)

 

*有放上背景音樂的中文版歌詞喔! Kris自認很適合這部小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ris Tsai 的頭像
Kris Tsai

CHARM EYES 魔魅之眼

Kris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